售后QQ:
3437562667
销售QQ:
3437562667
游戏行业开工“众生相”!
2020-02-12 00:08:33 0


受疫情影响,“上班”成为了游戏从业者当下的共同宏愿。而实际上截至昨天,行业里的大小企业都已经相继复工。和你我一样,大家或在公司,或在家里,都正式开展了新一年的工作。

籍此机会,手游那点事联系了“昨天回公司办公、昨天开始在家办公、早已复工”三种类型的一线从业者,尝试了解行业在复工背后整体情况。

综合来看,行业里多数公司都选择通过在家办公的方式先复工,同时对员工做出一些规定,让他们保持积极的工作状态。

这些规定包括每天上传日报、每天视频会议、微信限时回复等等;更有甚者会有工作时间全程YY连线、视频连线等要求。

面对这些规定,有人觉得合理,有人则觉得扯蛋...

一、第一批回公司办公的人

李明是广州一家买量发行公司的总监,这家只有十几人的公司,原本和大多数企业一样都将到岗时间延至17号,但最终在员工的一致同意下决定10号就返岗。

“大家在家呆太久了,都想上班了。而且觉得说,即便17号再开工,也会是现在这个样子,没有区别,于是大家各自做好防护,就来上班了。”

对李明来说,开工第一天的工作和往常并无两样,只是工作的方式发生了一些变化:

一人一个两人的位置;
所有人全程戴着口罩;
不开会了,只线上群聊;
吃饭也在自己的位置上搞定,要么吃泡面,要么自己带饭;
按电梯就用纸巾和消毒液;

“最难适应的其实还是戴口罩上班,口罩没离开过,真的很闷,闷到大家都不想说话了。”

当笔者问及“既然诸多不便,同事之间又不交流,为什么不选择在家开工?”的时候,李明笑到说:“可能大家都很热爱工作吧。”

“我们明天还会继续带口罩来上班,在家实在憋坏了,都渴望到公司上班,反正该消毒的消毒,该量体温的量体温。不开工要饿死了,老板没收入,员工心里慌。”

据李明的介绍,公司所在的园区,百分之八九十都已经开工了。

实际上,在我们的整个采访中可以发现,像李明公司一样选择在10号开工的游戏企业非常少,如果不是员工们都不想再待在家里,他们或许也至少会是下周才安排到岗。

而剩下的绝大多数游戏人,他们在家,体验了一把“云开工”。

二、“云开工”的游戏人

对不少游戏人来说,10号同样是他们开工的第一天,不同的是今年的开工是从“在家办公”开始的。

腾讯将回公司时间推迟到了24号;字节跳动是2月底3月初;网易则是正常2.17返岗,最晚不超过2.28,各大互联网及游戏公司都将到岗时间往后推延。相应地,员工则需要在未来一段时间都保持“在家办公”的状态。

对在一家游戏企业担任媒介的张丽来说,外勤对她的工作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,“我们的工作本来就是线上沟通居多的,平时也移动办公习惯了,只要有网有电脑,在哪里都可以办公。所以办公场所的变化对我们来讲影响不大。”

而唯一比较不方便的,就是很多资料都在公司的电脑里,但张丽也提到,“后来因为有在公司值班的IT同事帮忙,就解决了这个不方便。”

王娟则选择在开工第一天回公司拿了电脑,她表示也有同事是在京东下单了新电脑的,“关键时刻还是有台好用的电脑比较靠谱,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公司。”

如果说媒介、公关、市场的人员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适应线上办公的话,那么“在家办公”对研发类的岗位来说可能就没那么友好了,同一项目组之间缺乏有效沟通和配合,让效率大打折扣。

陈凯是深圳一家游戏巨头的前端开发,受疫情影响,回公司的时间一再延后,但在家办公却在昨天正式开始了,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,午休一小时自行安排。

另外,公司还定下了微信及时回复和每天视频会议的要求。每天早上10点,项目组成员都会进行视频会议,每人汇报工作进度。两天下来,陈凯觉得在家办公的感觉还不错。

但目前最让陈凯困惑的是,“日报不知道怎么写。”由于负责项目的进度还没跟上,他的工作处于比较不饱和的状态。陈凯边疑惑着不知道做什么好,边打开了最近在玩的一款游戏。

从采访的结果来看,“坐等开会”似乎成为了大部分游戏人每天高度统一的行程。有部门会议、每周例会、项目会议、每日工作报告会议等等,“比平时正常上班开的会还多。”

当然,在家办公也有利好。上海某游戏大厂的何阳告诉我们,“我平时每天往返在上下班路上就要消耗三小时,现在全省了,睡眠更充足,工作效率也更高了。”


三、那些早已复工的人们

与那些2月10日才开始复工体验的人们不同,无论公司体量大小,总有一些部门和项目组老早就站上了工作岗位。

黄杰是一家游戏数据服务公司的销售,在家办公对依赖线下沟通的这类型岗位来说无疑是重大的打击。据他的介绍,线上办公对他们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效率偏低、和客户沟通不顺畅两大方面。

“我们现在的效率,从我个人的直观感受来看,比以往下降了50%,也有些朋友反馈说30%。我觉得现在这个影响预估最少还要持续半个月,这周过后可能会有一点好转。”

黄杰也给出了一些应对的建议,“要制定合理的线上考核制度,及时定期监督工作完成的情况。晨会计划,夕会总结。”

这种特别累、特别低效的感觉不仅存在于销售端,负责市场的张雅也有同感。

张雅是厦门一家上市游戏公司的市场经理,公司在年前好不容易等来了版号,要赶在年后速度推进。因此尽管疫情告急,领导们还是决定在2月3日,让大家在家里复了工。

在家办公期间公司有3个规定:每天早上9点在群里打卡;每天下班要上传日报;上班时在线5分钟内要响应,有要事要提前打招呼。

当笔者问到在家办公的感受时,张雅感叹,“我是希望去公司上班的。在家汇报天天写、微信随时call、视频会议随时开,各种时间都浪费在异地沟通工作上了。”

“在家老板总觉得你工作不饱和,其实我周末都没休息,依然每天熬夜加班到凌晨两点。”

同样想要到公司上班的还有梁颖,“公司电脑好,办公椅舒服,沟通起来方便。”

梁颖是深圳一家上市游戏公司的海外发行,虽然公司规定是2月10日开始在家办公,但她的领导建议大家提早在2月3日复工,同时又强调了“不强求”。

“说是不会对不开始上班的人有偏见,但又补充了一句,升职加薪奖金优先考虑提前复工的。”领导这种“真诚”的建议,让项目组的成员无法拒绝。

但在梁颖来看,领导们的决议是意料之中,“经常这样的,说是不希望大家加班,然后回头又说工作量不足。”

虽然顺利在家复工了,但大家的整体效率却很低,“公司试了一堆办公软件,钉钉、企业微信、飞书全都用上了,一个通知到处发,每个地方都要回复一下。”

“远程会议也很’蠢’,试了很多软件都没找到合适的,开会主持人一安静就全世界安静了,然后此起彼伏的‘喂喂喂,听得见吗?’”

饱受电话会议困扰的还有朱倩。因为身处巨头公司,所以内部沟通特别多,“彼此见不着面,电话会就更多了,感觉像是没有了上班时间,一天24小时都在线。多的时候一天要打五六个电话会,每次一小时起步,最多的时候十几个人一起开会,感觉时间都花在电话会沟通上了。”

在我们的采访中,也有游戏人是经历了在家办公和在公司办公两种方式的。林琳是一家全球互联网巨头在北京公司的员工,他们在上周实行了一周的在家办公之后,于昨天启动了回公司工作的模式。

“今天已经在公司啦,一上午戴着口罩开会和做事。后来老板来公司感受了一下,就让我们明天开始继续在家办公了。”

“因为戴着口罩干活真的好憋!”

后记

实际上,我们做今天这期内容是想展现出游戏人复工后最真实的那一面。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,我们和不同岗位的游戏从业者聊起了他们的工作,他们的经历,他们的故事,他们的感受。

但最后我们还是希望提醒游戏圈的大家,不管以哪种方式开工,都要谨慎小心,安全健康才是第一位的。

注: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均为化名。

扫一扫,下载游戏领取彩金

任何游戏相关问题,欢迎通过信博官方唯一QQ联系: 3437562667

上一篇:Xbox Series X无首发独占:我们要以玩家为核心不是设备